好语文 > 教案教学 > 教学分析 > 《伟大的悲剧》美点探视

《伟大的悲剧》美点探视

更新时间:2024-06-24 12:18:22 手机版

历史往往钟情于胜利者,为他们唱响太多的赞歌,而很少给失败者留下一点空间。许多满怀理想、追求、虽经不懈努力却失败的人,在历史的长河中淡出了人们的记忆。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确不同凡响,以独特的眼光敏锐地捕捉到斯科特等探险者身上的价值。以天才般的想象,为我们展示了他们满怀希望地奔向南极又悲壮地走向死亡的情景。歌颂了他们那种不畏艰难、勇于探索,为科学事业而献身的精神。

我认为此文至少有三大美点,值得我们细细品读:悲壮美、人性美、真实美。

一、悲壮美

荒无人烟、白雪皑皑的南极大陆,虽潜藏着许多不可知的危险,但那是人们心中“无比美丽的秘密”,磁石般地吸引着勇敢的探险家去揭开它神秘的面纱。斯格特就是其中一位。只为心中那个梦想,完成“为人类所作的决定性的业绩”,他毅然告别妻儿,与同伴踏上征服南极之路。难以御寒的西伯利亚矮种马死了,少量的爱斯基摩狗跑了,一开始就注定这是一次悲剧性探索。冷酷的现实一次次折磨他们、打击他们。阿蒙森捷足先登,他们感到“第一个到达者拥有一切,第二个到达者什么也不是”的失落。他们站在南极点上,全然没有当初的热情,没有预想的欢呼,满眼的只是“毛骨悚然的单调”。其失望、痛苦、悲伤之情可想而知。并且,斯格特还要接受为“第一名”作证的使命。其心中五味瓶翻倒的滋味,我们也感受的到。回归途中,冷酷无情的自然如恶魔般召唤寒冷、冰冻、飞雪、风暴,吞噬着他们已疲惫不堪的身躯;原先储备的燃料、衣物越来越少,当初充沛精力的缺乏,高涨热情的缺失,又是雪上加霜。最后他们一个个走向死亡。然而,仅仅这些,明显悲之过极壮味不浓。茨威格为之立传,是要显示他们身上的壮者风范。在感到“斯阿角逐”失败之时,他们没有退却,毅然默默地走向南极点。这时,他们要的不是“第一个到达”的荣誉,而是征服者的荣耀。威尔逊在死神逼近之时,不放弃科学观察,不舍弃珍贵的岩石样品。奥茨为了集体,平静坦然地走向死亡。在毫无生还的可能性下,斯格特等人“骄傲”地等待死神来临,不向世界哀叹一声自己最后遭到的种种苦难。更令人动容的是,斯格特写下的大量日记,是要“证明他和英国民族”的勇气以及坚忍不拔的伟大毅力。“关于这次远征的一切,能告诉你什么呢?它比舒舒服服地坐在家里要好的多。”坦然慷慨地面对死神,无怨无悔。他们死的悲壮,是“失败的英雄”。英国国王那庄重的一跪,足以表现他们的悲壮精神给人们的震撼。

二、人性美

茨威格在表现斯格特等人执着探索、勇于献身事业的悲壮美的同时,还向我们展示了他们身上人性的光辉。斯格特面对挪威国旗“耀武扬威” 的猎猎作响,不仅没有升腾起对对手的嫉妒之心,反而很冷静地接受了为阿蒙森作证的职责。甘愿为他人作嫁衣裳。也许有人会笑他傻。是的,如果他一个私心的闪念,毁掉阿蒙森留下的一切(包括国旗和信件),那么,谁是第一个登上南极的人,将是个永远的谜。我们不能不为他的正视现实、诚实、守信,崇高的心灵所感动。斯格特要为阿蒙森作证,已超出了个人荣誉的范畴,他不仅是为个人作证,更是为人类征服自然的壮举作证。他把这当作义不容辞的“职责”。他成就了阿蒙森,也成就了自己,成就了历史。灾难步步逼近,他们求助发疯的埃文斯,阻止冻伤脚趾的奥茨自杀,陪伴他艰难地行走。以至斯格特与威尔逊亲兄弟般地搂在一起离开人世。无不闪现着人性的光芒。他们不弃不离,团结、友爱、互助的集体主义精神,感召日月。“无情未必真豪杰”,斯格特用冻僵的手指给他所爱的一切人写了书信。安慰妻子和同伴的遗属,表达对朋友的情谊,表达对祖国对人类无限的爱。他对人间对生命是多么的留念啊!这是他在那极度寂静的冰雪荒原上心存欣慰的美好回忆。尽管这对他来说只是“心中的海市蜃楼”,但可以肯定,这一切温情会冲淡他被死神带走时的恐惧和痛苦。

三、真实美

真实性是文学作品的生命力,艺术真实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。茨威格无法实地考察南极当时发生的那悲壮的一幕。他仅凭斯格特他们留下来的照像底片、电影胶片、书信、遗书等,大胆而又合理地想像,真实再现那惊心动魄地情景,真实地刻划出人物行为、心理。茨威格没有“神化”他们,没有一味地把他们写成天不怕地不怕、视一切灾难如泥丸的英雄,而是把他们当作一个人来写。他们也留念亲情,斯格特也留书信给妻子,让她带好子女;也请求政府照顾他的遗孀。更为真实的是他们在失败面前的失落,在灾难面前的恐惧、绝望。面对阿蒙森先到一步的事实,他们伤心的泪水夺眶而出,“像被判了刑似的”失望,用“冷漠的眼睛”看着一切,在他们的内心深处,也有“与其说盼望着回家,毋宁说更害怕回家”的痛苦。在大自然无比威力面前,他们的勇气被销蚀,他们的热情也缺失。埃文斯承受不了巨大的痛苦而精神失常,抱怨苦难;他们胆怯地睁着眼睛不能入睡;斯格特虽强作镇静,但也很绝望地发出“上帝保佑呀!我们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劳累了”的悲叹;明知奥茨去自己结束生命,其余的人也只能无奈痛苦地眼睁睁地看着,空留悲怜之感。但英雄自有他们的可贵之处,强烈的使命感、顽强的斗志,促使他们与厄运抗争。用行动书写了生命的传奇,为后人留下保贵的南极探险资料。让我们看到他们平凡中的伟大,困顿中的不屈。

我们为斯格特一行感天动地的传奇壮举而肃然起敬时,也不得不叹服茨威格的不凡妙笔,感谢他为我们留下史诗般的佳作。